熱門文章
新會員第一本免費,小編教你如何兌換!
發表時間:2016-10-03

「HyRead中信卡友讀享樂」送給每位新....

全台80萬金融人 不變身就淘汰
發表時間:2016-01-20

圖片來源:周書羽 從「威尼斯銀行」....

納豆:我能給台灣電影的,就是把表演做到最好

發表時間:2016-12-06 點閱:917
Responsive image

雖與金馬擦身而過,仍讓許冠文說讚

我能給台灣電影的,就是把表演做到最好

 

納豆,本名林郁智,1981 年次,師大附中畢業、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肄業。出道前曾參與表演工作坊、如果兒童劇團、綠光劇團等公開演出,後以電視節目主持人成名,表演領域橫跨電影、電視劇與配音。2013年以《小宇宙33號》入圍第 48 屆金鐘獎綜藝節目主持人獎,2016 年以《一路順風》入圍第 53 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。

 

採訪納豆的那一天,他剛開完計程車。

 

配合《一路順風》的電影宣傳,11月的一個上午,納豆在台北市的信義威秀影城附近載客。

 

乘客一上車,他問:「嗨,要去哪?」又馬上接著說:「但我不能載你去。」直播鏡頭拍下乘客愕然的表情,對比納豆一臉正經,引人發噱。他就像天生知道怎麼逗人笑。

 

然後,他會開著車在附近繞繞,再送對方兩張電影票。沒客人的時候,就握著方向盤唱歌,在林俊傑的〈修煉愛情〉裡飆高音,自在得好像真的是計程車司機,已經載客幾十年了。

 

不過,在《一路順風》裡,納豆是乘客。他演一個冒險運毒的小弟,被生存的困頓推擠到社會邊緣,搭上計程車之後,和司機老許患難天涯。

 

這部電影,讓納豆得到第53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提名。同台競爭的有香港影壇老大哥曾志偉,以及出身演藝世家、演出超過200部電影的資深演員秦沛等人。名單一出,很多人意外,畢竟「演員」納豆和「綜藝咖」納豆,形象似乎兜不起來。雖然最後仍與獎項擦身而過,但已經讓人刮目相看。

 

然而,演出《一路順風》的納豆,表演生涯實在稱不上一帆風順,以至於在入圍前,幾乎沒人注意到,他其實已投身戲劇演出超過15年。

 

一對翅膀,讓13歲少年築夢飛翔

「我從小在班上就是開心果,」納豆說,自己小學當了4年班長,活潑又多話,簡直是班上的風雲人物。國一那年,國文課教到朱企霞的〈孤雁〉,老師進教室,手上拎了一對紙翅膀,還有一個鴨頭帽,遞給他說:「你待會來演孤雁。」納豆用手比出鴨頭的形狀,又拍動手臂做出飛翔的樣子。整堂課,老師在台上念課文:「啄!啄!啄得孤雁瑟縮地躲在一邊暗自悲傷……」,他就用力拍著翅膀在教室裡繞圈子,逗得全班哈哈大笑。「那畫面現在想來很荒謬,但那是我第一次體驗到『表演』是怎麼一回事,」納豆認真地說。

 

因為這對翅膀,他開始渴望在表演藝術中翱翔。

 

高中加入戲劇社,第一場演出紀蔚然編劇的《黑夜白賊》,納 豆 就 是 男 主 角。「那時我心裡想,怎麼會是男主角啊?怎麼會?」

 

為了體會自閉症主角的情緒狀態,整整3個月, 他一回家,就把自己關在衣櫥裡,演到媽媽都跑來關心:「兒子啊,你最近變得很陰沉耶,是怎麼了?」

 

演出結束,他被一種莫名的情緒攫住,每天回家都想躲進衣櫃,甚至覺得戲裡相戀的學姊有種致命吸引力,告白後,真的談起一場純純的戀愛。

 

「直到有一天,我突然清醒,發現我根本不需要躲在衣櫥!也沒有多喜歡那個學姊。」那時距離演出已經過了一個半月,簡直像被角色附體,回神時連自己都心驚,他傳神地形容:「真是演戲演到走火入魔的時光。」

 

158公分是最遙遠的距離

納豆的青春,就是這樣用表演的狂熱燃燒著劇本。

 

18歲那年,明明成績好到可以上台灣大學,他卻瞞著家人偷偷報考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,甚至不惜掀起家庭革命。上大學後,為了證明做出對的選擇,納豆卯起來追逐各種可能:「所有和表演有關的事情,我都要試!」

 

因為這樣,他到網咖發傳單,也到世貿展打工,只為了有機會能穿上笨重的玩偶裝。

 

別人覺得又熱又累的苦差事,納豆卻樂在其中:「穿偶裝是不是表演?當然是!那去不去?當然去!」在現場,他又蹦又跳,動作永遠比別人多。他也當臨時演員,到處「軋一角」。開拍空檔,其他人忙著滑手機、聊天時,他卻緊緊盯著男主角,看著攝影機對準,導演喊五四三二一……,然後對自己說:「總有一天,我要站在那個位置。」

 

「但我知道那是很遙遠的距離,一場戲有幾百個演員,主角不過就一個,」即使已經累積出一些劇場作品,然而混在上百位臨演裡,身高158公分的他,一點也不顯眼。「講白了,你誰啊你?」他對著自己兇,既無力又不甘心。

 

眼看先天條件難以扭轉,納豆開始踏入綜藝圈,靠著努力,他的諧星形象逐漸鮮明,卻也慢慢地在觀眾心目中被定型。儘管曾參與15部電影的演出,卻多數是搞笑的串場角色。當時的他,被命運推著走,從未想過幾年後真的能如願以償,在演技上得到肯定。

 

那一夜,感謝始終沒放棄表演的自己

金馬入圍名單公布的那天,他在Facebook上直播,分享感言,沒講兩句就在鏡頭前紅了眼眶。他一邊講,一邊抬手掩臉,眼淚卻嘩啦嘩啦掉得更兇,只好又哭又笑的自嘲:「好丟臉,明明就不是得獎,我哭得像笨蛋一樣。」

 

許多人打電話來道喜,恭賀他「跨界」成功。但只有他明白,那個晚上,喜極而泣的是始終沒有放棄表演的自己。

 

現實中的納豆,背負養家的壓力,停掉節目意味丟了工作,他不能放棄主持,又無法忘情於表演,一路上,只能被生活的不穩定追著跑。所以他說,自己很能理解《一路順風》裡那個無依無靠、為了生存鋌而走險的販毒小弟:「他只是在追求一種溫暖和依靠,那種不能為外人道的孤獨感,我感觸很深。」

 

自從在導演鍾孟宏的首部劇情長片《停車》短暫客串後,納豆跟了鍾孟宏整整8年,參與4部電影。導演一句「外型不適合」,他二話不說,就把蓄了3年的頭髮剪短,演到鍾孟宏對他刮目相看,公開放話:「納豆,我一定要讓你當影帝。」指名要他演出《一路順風》的要角。

 

戲中,他的台詞並不多。電影後段,他腿部中彈,沒錢付醫藥費,被許冠文飾演的計程車司機老許挖苦:「你爸沒教你出門要帶錢嗎?」他掏出口袋裡一張黑白照片,幽幽地說:「這就是我爸……。」卻遭老許痛罵:「他又高又帥,跟你一點也不像,不要拿別人的照片假裝是自己老爸。」

 

納豆一聽,腦中跑馬燈般閃過無數畫面,心底一個聲音竄出:「天啊,我怎麼那麼不堪!怎麼生活得這麼猥瑣……?」窮途末路,連手裡最後一張牌都被無情的戳破,他眼淚當場「啪!」一聲掉下來。

 

本來,劇本裡只有許冠文的台詞,根本沒有寫到運毒小弟的反應,但原本在拍許冠文的導演,一看到納豆落淚,鏡頭刷地轉過來。「對表演者來說,那真是個魔幻的時刻,」納豆著迷地回憶:「當下莫名其妙掉下的眼淚,是角色藉著我的身體『活了』。」

 

納豆說,演戲的「爽」,正是經歷那種難以言傳的魔幻時刻,宛如靈魂交換,懂得了角色背後的生命故事。演繹時,「不過度用力,只是存在角色當下的狀態裡」,享受這種境界,正是表演最大的魅力。

 

必須盡力,必須繼續

只是,「在台灣,演一部好的電影很不容易,」納豆話鋒一轉,難掩悵惘。

 

因為愛表演,對台灣的電影環境感受格外深刻。「我當然希望劇組也好、觀眾也好,都能勇敢嘗試不同類型的電影……,」一直侃侃而談的他,突然停了半晌才接下去:「但我想,我能做的,就是盡力把表演做到最好。」

 

回顧納豆的演藝之路,就像《一路順風》劇名的意涵:人生路上,哪有可能一帆風順,常常轉個彎,風向就變了。

 

然而,不管順風逆風,心底的指南針永遠最誠實。

 

就像納豆自嘲,吵過的架,他常常三兩天就忘記,但演過的戲,時間再久,每個細節一樣記得清清楚楚。甚至,這熱情走到今天,根本再難用條件衡量、拿理性分析:「就喜歡嘛!你喜歡吃麥當勞、喜歡吃牛肉麵,有為什麼嗎?就是喜歡嘛!」他睜大眼睛,再度露出頑皮的表情說。

 

藏在戲謔背後的真摯,總是最令人動容。表面上,「綜藝咖」納豆繞了個大彎,但他一路緊握方向盤,累積的里程,總算在今天都成為不能遺忘的風景。若不是這樣的固執與等候,又哪來終於大放異彩的一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