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專欄紙飛機的故事生活

我確信這世界是由故事所組成,故事就是我的生活--我在生活裡找故事,在故事裡找生活。申惠豐,靜宜大學台灣文學系助理教授、《紙飛機生活誌》總監。

成熟,就是「變軟」的過程

發表時間:2019-07-25 點閱:448

在提案失敗後,我深刻反省了一次自己,像訂正作業那般,重頭到尾把自己省視了一回,我知道,可能在很多人眼中,這其實算不上什麼大挫敗,案子沒拿到這種鳥事,無數人經歷過無數次,這事兒,天天在發生,但我就是很在意,不想輸,當然是其中的一個點,但真正的挫敗感,其實來自於對自我認知的動搖,這次的失敗,我看到了自己的侷限,而此前,我從不認為這樣的自己有什麼問題,頓時,我覺得被撕裂了,迷了途,失了方向,然後開始自我質疑。

 

之所以丟了案子,是因為我太過強硬的堅持己見,而我在這挫敗中,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沒有想像中的成熟,就是這種對自我想像與期待的破碎,讓我極為難受。別說成熟了,當下我甚至看到自己的「天真無邪」,這詞用在我六歲兒子身上,是可愛,但用在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身上,那就是幼稚了,是的,我發現,原來我是個幼稚的人。

 

此刻我第一次意識到柔軟的重要性,理解到,原來真正的成熟應該是一個把自己「變軟」的過程。我們總想當一個性格鮮明,有自我風格的人,這樣的想法,除了偶像劇看太多之外,也是因為如此一來,我們才能夠辨識自己,「我就是這樣的人」,類似的話大家一定都聽過,改變自己是一個太難、太累、太沉重的過程,但彷彿只要順著自己的性子走,世界就會變得很簡單、很自由。其實也沒錯,任性可以很自在,但請記住,那是因為有別人的包容。

 

這次的提案,我在答詢上犯的最大錯誤,就在於我試圖告訴審查者:「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!」,所以,原本應該是尋求共識的過程,最後演變成辯解與爭論,出了門,我甚至還氣沖沖地認為審查人搞不清楚狀況。任性就像出來混,總是要還的,在這種商業場合,不會有同情跟理解,不會有體諒與包容,只有徒留悔恨的後果,再精采的內容、再創新的想法,再多的努力,都在那短短幾分鐘的任性之間,煙消雲散!

 

所以,太堅持自己不會產生任何正向效果,我們當然都有自己的理念想要陳述,但溝通,其實是雙向的,像水流一樣,要順者勢走,要柔軟的應對,溝通就是要達成共識,就是要在看法不相同的情況下,找到最大的共識點,越柔軟的人,就越有可能化解歧見、越可能獲得認同。而柔軟,我發現,它不只是一個外顯的姿態,真正的柔軟,是一種認知--去認識到,這個世界是眾多想法的集結,而不只有你內心的小宇宙。

 

說服,不是一個堅持己見的過程,不是解釋自我的過程,而是一個接納的過程,某個程度,也是學習的過程--學習別人的思考、困惑與觀點,而學習是一種信任的過程,你必須相信別人的觀點,別人的價值,就算這些與你的認知有衝突。而你必須學會相信自己,但不是堅持自己,而是相信自己會有錯,會有盲點,會有疏漏。

 

我們都太虔誠的相信自己的意識與價值信仰,這當然很重要,不然我們將會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自處。而所有的質疑,都有著令人難以承受針刺,對自我而言,質疑就意味著一種無法理解的言說,都在跨越那一條你已經畫好的邊界,像是入侵者一般,挑動著你情緒的防衛機制。但衝突,應該是種策略,而不是應對的模式,反過來說,柔軟才該是一種應對的模式,而不僅僅只是策略。

 

在這次的挫敗後,我深刻的意識到,能夠柔軟的應對,才稱得上是成熟的人。我們對這個世界有著很多看法,但我忘了,這個世界本身就有很多看法,充滿對立、矛盾且相互拉扯著。理解與誤解,中間只隔了一條線,但就因此切分成了兩個世界。良好的溝通,就是拿掉中間的那條隔閡,意見與異見,不該是對立,而是對話。

 

或許,柔軟就該像是地平線,永遠在眼前,卻永遠在延伸。